相关文章

蒸发太平洋》·00重庆直柄伞

来源网址:http://www.xsygs.net/

2018年5月2日

曼萨孔科,冈比亚国

“‘AC/DC’,你在什么?”蓝牙耳麦里传来“宙斯”的低沉阴鸷的声音。此时正是曼萨孔科最热的时候,下午两点。

尽管麦克·丹尼斯双眼紧闭,但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张戴着黑框眼镜的削瘦面庞。麦克始终搞不懂安德鲁·萨尔皮吉迪斯为什么会取宙斯这样的行动代号,或许这个只有一米七二的资深特工,只有使用这个代号,才能依稀让人记起他的血管里还流淌着希腊的血统吧。

相比起宙斯,麦克觉得自己的代号,“AC/DC”就酷多了。这不仅仅是电学中交流、直流的简称,更是一支成军于1973年的重金属乐队的名字,这也是麦克最喜欢的一支乐队。当然,AC/DC还有一个很隐晦的意思,据说在某些地方的土语发音中,这个词语有暗指双性人的意思。不过,麦克却是个如假包换的异性恋者,对此,他不疑。

麦克连忙摘掉墨镜,把呷了一口的冰冻橙汁饮料和一张今日出版的非洲版泰晤士报,放在太阳伞阴影中的桌子上,又拍了拍面前那个蹲在地上的黑人男孩,然后扔了个硬币出去。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黑人男孩叫帕哈,自从麦克来到这个位于冈比亚河中段的小城后,每天帕哈都会在下午时分来给麦克擦一次皮鞋。

帕哈接了硬币,端起鞋油箱,欢快地沿着泳池朝另一边跑去,向对面太阳伞下躺着的一对白人情侣谋求下一单生意的可能性。

宙斯简单回了句“OK”,便不再说话了。麦克知道,这位矮个向来惜字如金,只要确定了手下还待在自己应该在的,他半句话都不会多说。

麦克地离开棕榈树下柔软的躺椅,站在泳池边上,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紧接着,他看到两个白人壮汉从对面四季酒店大堂的旋转门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拎着皮箱,皮箱的提手上挂着一幅手铐,手铐的另一边,铐在他的手腕上。而另一个壮汉,则眼眶,目光炯炯,机灵且又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腰间鼓鼓囊囊,上应该插着一把火力极强的连发自动。

麦克戴上墨镜,拾起桌上的,顺手卷成圆筒状。然后,麦克轻微活动了一下肩膀,他立刻感觉到那把藏在纯棉休闲衬衫里肘关节处的柯尔特,柔顺地沿着袖管,滑到手中,正好被卷成圆筒状的住。

麦克一周前来到了这个冈比亚国下游区的小城,曼萨孔科。众所周知,位于西非的冈比亚国是一个东西的狭长小国,除东边临海之外,西、南、北均被塞内加尔国紧紧包围,如同躺在邻国怀抱中的婴儿一般,全国仅有一万平方公里。冈比亚河自西向东穿越全境,整个国家均为冲击平原,曾被英国殖民,成为英联邦的一员,后在2013年宣布退出英联邦,并不与任何国家结盟,2017年冈比亚再次重申,将在上永久中立。

特殊的地理,优美的自然,再加上一系列的国家政策,令冈比亚成为避税者们的天堂,而在眼镜蛇特种部队最优秀的精英特工麦克眼中,这里还是走私者们的最佳中转站。尤其是曼萨孔科,无论向北还是向南,距离边境仅有10公里,且视野开阔,城中还有大量英国人在两百年前遗留下来的古老城堡,据说大多数城堡内还有当时为了防御黑奴而修建的能够直通塞内加尔境内的地下密道。当然,随着冈比亚,以及中立外交的形成,这些密道都被逐一封闭,但曼萨孔科依旧鱼龙混杂,能够听到不同肤色的人说着不同的语言。

麦克此次来到曼萨孔科,是为了调查“血钻”的秘密走私渠道。所谓血钻,指在战争地区,为了购买武器组织叛军、对抗或滥杀而开采贩卖的走私钻石。在非洲的许多偏僻角落,大量黑人贫民在机枪和皮鞭的下,赤身在潮湿炎热的钻石矿坑里每天高强度工作18个小时,如奴隶一般,每一颗开采出来的钻石,都流淌着鲜血和的东西。

这些非法开采的钻石,要变皆爱之的硬通钞票,就必须交易套现。麦克着的两个白人,正是来自比利时的血钻商人,提箱子的人叫诺尔曼,模样的人叫艾德。眼镜蛇特种部队在诺尔曼和艾德身上,已经耗费了七个月的时间,从曼谷到布鲁日,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开曼群岛,不同的人进行,轮到麦克的时候,终于跟到了冈比亚。由于曼萨孔科的特殊地理,麦克只能单兵作战,而且不能出任何差错被对方发现自己的特工身份,否则整个计划都会前功尽弃付诸东流。

出租车还没来,诺尔曼和艾德地左右张望。麦克立刻低头,看着手中卷着的非洲版泰晤士报。麦克目所能及的版面上,恰好是一张飞机残骸的照片,即使只是一瞥,麦克便认出那是一架波音747飞机。标题上赫然写着,“自好运岛起飞的HG615航班,已确认坠毁,乘客无一幸还”,副标题上则加了一句注解,“一对徒步旅行的情侣在火山遗址公园发现了飞机残骸”。

好运岛?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麦克觉得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个地名。

为了表示向者的哀悼,麦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恰在此时,麦克听到车轮碾压水泥面发出的声响,还有不知由谁演唱的满带的说唱音乐。麦克抬起头,只见一辆破破烂烂的丰田皮卡嗖的一声,停在了诺尔曼和艾德身前。皮卡车的外放音响声音开得极大,麦克可以清楚听到汽车音响里随着震耳欲聋的鼓点,说唱歌手正放肆地着,“杀了那个条子,杀了那个条子!”

紧接着一个头发绑成脏辫、只有一只胳膊的黑人迈出皮卡车的驾驶室,然后用仅存的右手与诺尔曼、艾德分别击掌。然后这个黑人四下梭巡,正好朝麦克望了过来,与麦克四目相接。

杰弗森·昆恩,曾是眼镜蛇特种部队的一员,三年前,和麦克以及一组小队,总共13人,在法罗群岛执行过一次特别任务,在那次任务中,杰弗森失去了自己的左臂,麦克倒是而退,同时也完成了任务。从此之后,杰弗森便失去了音讯,按麦克的理解,应该是退伍了吧,毕竟对于眼镜蛇特种部队来说,失去一只胳膊的战士,根本就毫无用处。

现在,麦克只希望,杰弗森也是打入血钻集团的卧底,和自己是站在同一阵线的战友。但立刻他就发现,自己猜错了。

杰弗森在露出诧异神情的一刹那后,脸色顿时变得,突然伸出他那仅存的一只右手,以极快的速度朝诺尔曼的颈动脉劈了下去,与此同时,双腿腾起,一只脚狠狠踢在艾德的下巴上。

他的这一举动实在是过于突兀,诺尔曼和艾德毫无防备,仅仅一秒钟,两个白人壮汉都瘫倒在地。与此同时,杰弗森用最快的速度从体恤衫下摆拔出一把闪闪发亮的镀银,伴随着说唱歌手粗野的声,他以更加粗野的声音怒吼道:“你们敢叫条子来?”话音还没落下,他便抠动了扳机。

“砰!砰!”诺尔曼和艾德的额头上,溅出鲜血,当场。杰弗森弯下腰想拖诺尔曼手里的皮箱,却发现皮箱被手铐拷着。

这一切迅雷不及掩耳,只发生在不到5秒的时间内,但麦克也不愧是特种部队最顶尖的高手,就在杰弗森的一刹那,他已经躲到了一根电线杆后,扔掉,露出,同时对着蓝牙耳麦说道:“宙斯,我已。诺尔曼和艾德被杀,是大象牙干的!”

大象牙,正是三年前在法罗群岛执行任务时杰弗逊所使用的代号。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个正确的指令,了七个月的接头人,一瞬间就被干掉了,要想知道血钻的走私渠道,唯一办法就只能是抓住另一边的接头者了。从随机应变这个方面来说,麦克和宙斯都是最杰出的专业人士。

麦克抬起手,朝着杰弗森所在的方向开了一枪。

“砰”!接着是气体泄漏的声响。这一枪,击中了皮卡车的左侧后轮。最起码,可以让大象牙暂时没办法开车逃离这里了。

麦克微微一笑,露出笑容。战役,这才刚刚打响。

枪声中,围墙内的四季酒店已经乱成一团,泳池边的游客忙不迭地朝酒店里跑,尖叫声此起彼伏。酒店的保安领班站在旋转门处,他是个体重有150公斤的大胖子,但却动作灵活地指挥着游客们以最快速度回到酒店大堂之中。

与此同时,另外七八个保安也端着AK47冲锋枪来到旋转门内侧,半蹲着身体虎视眈眈盯着酒店外的动向。不过,他们可不敢对外面的持枪者开火,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谁知道会惹到什么人?现在逞一时痛快开了枪,说不准就会引火烧身,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之前就有同事因为击毙毒贩,结果招致满门被杀,连在襁褓里的婴儿也没能逃过一劫。

擦皮鞋的男人小男孩帕哈也朝着旋转门跑去,想要躲一下,但门口那个动作灵活的黑人胖子却一把拎着帕哈的衣领,就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把他扔了出来。“混小子,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滚出去!”

帕哈站在门外,枪声中,他浑身颤抖,脸上写满恐惧。

看着瘪了的左侧后轮,杰弗森·昆恩气急,连续朝麦克的方向开了几枪后,便一跺脚,冲入了四季酒店的围墙中。当他看到如同流浪猫一般楚楚可怜的帕哈后,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诡异而又的笑容。

杰弗森冲到帕哈面前,一只手拎起可怜的孩子,另一只手则握着枪,枪口对准了帕哈的太阳穴。“麦克,你啊!只要你敢,我就杀了这个狗崽子!”杰弗森发出狂笑。

“狗娘养的!”麦克端着枪,出现在围墙边。

“!AC/DC,!把人质干掉,活捉大象牙!”耳麦里传来宙斯的声音,就像一团冰块。

宙斯是个有经验的,仅仅从通讯系统里听到的只言片语,就已经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

“不,他劫持的,是个孩子。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麦克对着耳麦轻声说道。

“不管是谁,!AC/DC,!立刻!”

“不,我不能!”

“,你必须!要是放走了大象牙,会有更多人死在他手里!”

“不!”麦克痛苦地叫道。他当然知道宙斯说得没错,一旦让杰弗森·昆恩而退,血钻集团一定会为了这次的损失,对矿区的黑奴进行,死的人会更多。可是,他,眼镜蛇特种部队的精锐王牌,怎么可能对一个黑人小孩?

“!AC/DC,立刻!否则你将会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我,审判后,你会被送到安贝尔岛的军事,那儿有十几个体重超过150公斤的大汉等着你,他们最喜欢你这样的娘娘腔。”宙斯已经在耳麦里咆哮了,“!!听到没有?立刻!”

听着耳麦里传来的声音,麦克·丹尼斯感觉到了一阵阵眩晕。

【未完待续】

刘顺才在一个月前接到一桩邀请,一位国际大富豪请他去巴西,乘坐一架由里约热内卢飞往的超豪华航班,让他在这十六个小时的飞行途中为十多位乘客掌厨做川菜,酬金优渥,大约相当于他在重庆当十年大厨才能赚到的数字。